《环境保护综合名录(2021 年版)》发布

发布时间:2021-11-18 字体大小: 浏览数:

2007 年以来,经不断更新,第12版名录《环境保护综合名录(2021 年版)》(以下简称《名录(2021 版)》)近日发布,包含 932 项“双高”(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产品、159项除外工艺、79 项环境保护重点设备。其中不仅涵盖与经济社会发展 紧密相连的石化、焦化、有色金属、铅蓄电池等行业,促进其绿色转型;还涉及室内装饰、塑料玩具等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产品工艺,保障我们的绿色生活。

一方面,《名录(2021 版)》的实施应用将对企业形成帮扶指导,推进重点行业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的指导下,《名录(2021 版)》也将有力支持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那么,如何用深用好《名录(2021 版)》?名录中哪些项目有风险,需要规避?哪些行业迎来了绿色发展?产业金融政策如何发力?

名录.jpg

“重化工行业注意了!名录将围绕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从源头坚决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

《名录(2021版)》对“双高”产品进行了细分,包括具有“高污染”特性产品326项、具有“高环境风险”特性产品223项、具有“高污染”和“高环境风险”双重特性产品383项,共计932项。此外,新增阳离子淀粉、氟化氢等47项“双高”产品。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表示,新增部分筛选研究是围绕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从源头坚决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重点选取污染物排放量大、环境质量影响大、人体健康和生态安全危害大、污染事故高发的产品。

重化工行业要注意了!《名录(2021年版)》重点选择石化、有色、轻工等重点行业,选择具有污染排放总量大、毒性强、风险高且产能过剩的产品研究列入名录。

“《名录(2021版)》的重点内容之一是选择对重化工业产业结构优化调整、推动源头减排有重要贡献的产品。”王金南认为,下一步重点还包括对完成污染防治攻坚战重点任务有直接作用的产品;对人体健康和生态安全有重大负面影响的产品;事故发生频次高、事故环境危害大的产品。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出台,其中要求坚决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如严把高耗能、高排放项目准入关口,严格落实污染物排放区域削减要求,对不符合规定的项目坚决停批停建;依法依规淘汰落后产能和化解过剩产能等。

生态环境部综合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名录(2021年版)》将精准服务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王金南还认为,综合名录支撑了区域和地方差别化环境管理需要。比如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出台《长江经济带发展负面清单指南(试行)》,明确“严禁在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1公里范围内新建高污染项目”等。

在更严格的要求下,列入《名录(2021版)》的限制产品工艺可能在未来发展中被淘汰,相关项目也存在投资风险。

实际上,相关工作已经开展。例如,列入过综合名录的二硫化碳、硅酸钠等73项“双高”产品重污染工艺已全部淘汰,“双高”产品中杀虫剂、杀菌剂和除草剂产量分别下降20%、15%和30%。

“‘除外’工艺引导绿色转型 推动工艺研发创新,不少行业企业积极研究环境友好型工艺,形成较完备的环保重点设备名录。”

《名录(2021版)》还新增了丁二酸的清洁电化学法工艺等35项“双高”产品除外工艺和土壤淋洗设备等7项土壤污染防治设备。“除外”工艺将引导绿色转型,土壤污染防治专用设备将得到国家重点鼓励或支持发展。

生态环境部生态司有关负责人指出,《名录(2021版)》突出除外工艺对企业绿色转型的引导作用,如乙草胺、氨基酸等产品除外工艺产量占比分别由2009年的7%、25%上升到2018年的92%、68%。所有除外工艺均实现工业化稳定运行,环保水平较传统污染工艺显著提升,为企业技术改造升级提供政策指向和技术支持,引导企业走排放少、风险低、效益好的发展路径。

王金南也表示,综合名录的发布也有助于企业增强环保意识,提升了企业污染治理水平。如生产钛白粉的龙佰集团、中核钛白、安纳达等上市公司,在生产工艺、治污设施提升改造等方面投入超20亿元,推动减少钛石膏产生或堆存600万吨以上,减少酸性废水排放3000万吨以上。

在综合名录的推动下,随着工艺研发创新,不少行业也迎来了绿色发展。比如,环氧氯丙烷、氯化亚砜、间苯二酚、水合肼等20项“双高”产品,在主要工艺被列为重污染工艺的情况下,行业积极研发创新气相二氧化硫法、酮连氮法等环境友好型的工艺,并已逐步实现工业化,大幅减少污染物排放。

此外,装备制造业也将获得发展机遇。为完善环境保护重点设备,《名录(2021版)》在大气、废水、固废、监测、噪声振动等5类环保重点设备名录基础上,新增破碎筛分一体机、土壤淋洗设备等7项土壤污染防治设备,提出设备适用范围、主要指标及技术要求,形成较为完备的环保重点设备名录。

“财税金融政策支持已跟上 名录在制定实施产业调控、绿色金融、差别化环境监管方面得到广泛运用。”

 “财政部对‘双高’涂料和电池产品加征4%的消费税,规定‘双高’产品生产企业不享受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政策,对24项环境保护重点设备实施企业所得税优惠。”王金南说。

他介绍,在财税政策方面,2018年以来,累计为企业免税120亿元。在金融政策方面,原银监会及多地银监部门将综合名录作为授信的重要依据,部分“双高”产品生产企业在申请首次公开发售(IPO)时,被证监会重点质询。

记者了解到,自2007年第一次发布以来,综合名录在国家有关部门制定实施产业调控、绿色金融、差别化环境监管等政策方面得到广泛运用。

王金南认为,综合名录发布实施以来,在推动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政策融合和服务行业绿色转型发展方面取得积极成效,其中包括成为国家产业政策制定调整的重要环保依据、生态环境市场机制的重要调控手段等。

对此,上述负责人公开表示,《名录(2021版)》中,将石油焦等11项生产过程中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大的产品,阳离子淀粉等13项生产过程中水污染物排放量大的产品,涉铬彩涂板等7项对土壤环境有明显影响的产品纳入,便于财政、税务、海关等部门精准识别、有效应用,形成政策合力。

“下一步,还要加强名录成果与产业政策、污染防治技术政策等衔接,积极推动综合名录用深用好。”王金南表示,配合相关部门通过名录形式,将生态环保要求融入经济管理的各方面和全过程,根据绿色贸易、绿色金融、结构调整等方面政策的需求与格式要求,定向定制编制名录。同时,建立长期有效的沟通协作机制与政策协同制定机制,提升环境保护引导和融入综合决策的系统化、规范化水平。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